逆轉裁判 Wiki
Advertisement



御劍憐侍是檢察署的首席檢察官在他剛成為檢察官的四年中,為了使被告獲得有罪判決而不擇手段,在法庭上保持著完美的不敗紀錄。他首次敗訴是在法庭上輸給了自己兒時的好友成步堂龍一,這也是他對自己的職業態度發生一系列重大轉變的開始。為了了解自己的使命,他甚至兩次辭職,每次回歸後都對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在假面怪盜一案發生時,他已成為國際檢察官,在其他五個國家擔任檢察官助手,同時在他的祖國也以頂級檢察官的稱號而著名。作為一名檢察官,他的目標是尋求高於一切的真相,並利用法律的力量拯救人民。

早年生活[]

小學四年級時的御劍

小學四年級時的御劍

2001年,當御劍9歲時,有人偷了他的午餐費。當時的受到懷疑的對像是同校的學生成步堂龍一,因為當天他因感冒而留在教室,沒有上體育課。第二天,班級對成步堂進行了一次班級審判。就當大家都在大喊成步堂是兇手時,御劍和另一位同學矢張政志都站出來支持他,認為沒有人能證明他是真正的犯人。班級審判結束後,三個男孩成了幾乎形影不離的朋友。御劍猜測矢張才是真正的小偷,但他也認可這個男孩能為成步堂挺身而出的行為,所以沒有再繼續追究下去。御劍非常崇拜自己的父親,著名的辯護律師御劍信,所以常常和他的朋友談起他。 御劍在學生時代就非常聰明,常在學校裡各種各樣的活動中獲獎,例如高爾夫比賽、寫作比賽和吹長笛。不過即使在那時候,他也討厭引人注目,並否認他贏得的所有榮譽和獎項。然而當他遭遇失敗,例如不會折千紙鶴,他也會不甘心地落淚,並竭盡全力在下一次成功。

DL-6號事件[]

與父親御劍信以及法警灰根高太郎一起被困在電梯中

與父親御劍信以及法警灰根高太郎一起被困在電梯中

在2000年到2001年之間,御劍常到地方法院旁聽他父親辯護的審判。當時御劍信在為一案辯護,負責的檢察官是擁有多年不敗紀錄的狩魔豪。在審判過程中,御劍信指控狩魔豪偽造證據,並在2001年12月28日指出檢察官曾對其當事人進行逼供。正因為如此,狩魔豪受到了他職業生涯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懲罰。然而,狩魔豪仍然勝訴了,而御劍信的當事人天海一誠被判有罪。

閉庭後,御劍父子在法警灰根高太郎的陪同下搭電梯離開法庭。在下午2點左右,一場地震突如其來,法庭驟然停電,御劍父子與灰根高太郎一起被困在了電梯裡,並且逐漸缺氧。在長達5小時的停電中,灰根逐漸開始意識混亂,向御劍信發動了攻擊。此時御劍感覺到腳邊有一把手槍,為了阻止灰根對父親的攻擊,他拿起手槍扔向了灰根高太郎。伴隨一聲槍響,御劍失去了意識。在他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那一聲惡魔般的慘叫,在接下來的15年裡一直縈繞在他心頭。當他在醫院醒來時,父親已經被灰根高太郎的手槍射中心臟身亡。御劍從此對地震和電梯產生了極度嚴重的恐懼。

警方請了一位名叫綾里舞子的靈媒師來找兇手。她召喚出了御劍信,並指控灰根高太郎是殺了自己的兇手。於是灰根高太郎受審,生倉雪夫為他辯護。灰根透過假裝精神錯亂,獲得了無罪判決。然而精神錯亂的藉口卻毀掉了他的名譽,他的未婚妻松下小百合在事發不久後自殺。同時媒體發現了綾里舞子曾經協助警方的事實,由此引發的醜聞毀了她家族的聲譽。御劍認為綾里舞子是個騙子,並自此憎恨辯護律師及靈媒師。御劍隨後被狩魔豪收養。狩魔將他帶去了美國,訓練他成為像自己一樣無情的檢察官。因此御劍遇見了狩魔豪的女兒狩魔冥,與她建立起了深厚的手足情誼與強烈的羈絆。

早期檢察官生涯[]

第一次敗訴[]

御劍一直保持著完美的勝訴記錄,直到2016年他在法庭上遇見成步堂龍一,被告綾里真宵被指控殺害了她的姐姐千尋。後來一位名叫小中大的證人把謀殺案嫁禍給成步堂,而成步堂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與御劍以前的大多數對手不同,成步堂並不會在他的恐嚇戰術下屈服,他堅持了下去並不懈地戰鬥。御劍並沒有鬆懈,他希望能夠保持自己完美的勝訴紀錄。然而小中大最終承認了自己的罪行,這使御劍感到萬分震驚。

第二次敗訴[]

在荷星三郎被指控謀殺衣袋武志一案的審判中,御劍和成步堂再次對峙。審判帶來了一位有點上了年紀的證人大場薰,她立刻就被御劍迷住了,這讓御劍非常煩惱。御劍非常不喜歡這個女人,所以他並沒有反對成步堂說大場薰是兇手的說法。在審判的第二天,隨著成步堂在證人的證詞中揭露了更多的矛盾,進一步確定了荷星的清白;裁判長隨後要求御劍重新考慮他的立場。到了審判的第三天,御劍的良心似乎有些動搖。他強迫了最後一名證人姬神櫻就她在找到屍體後所做的事提供證詞。這促使成步堂揭露了一個決定性的矛盾,推理出姬神是真正的殺手。閉庭後,御劍在法庭休息室中找到了成步堂。成步堂感謝御劍幫助了他,但御劍反駁說,成步堂讓他心中萌生了不安和迷茫的多餘的情感,並警告他永遠不要再出現在他面前。

御劍憐侍已死亡[]

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讓御劍感到痛苦和困惑,他留下了一封一目了然的遺書,上面寫著「檢察官御劍憐侍已死亡」。一個服務生發現了這封信。這封遺書讓所有人都相信御劍真的自殺了。於是成步堂認定,他小時候認識的御劍憐侍早就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為了不敗紀錄而自殺的懦夫。同時狩魔冥聽說御劍和她父親都慘敗給了成步堂,於是她回到祖國,希望透過在法庭上打敗成步堂以證明自己比喻劍更優秀。

實際上,御劍為了弄清楚之前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以及尋求成為檢察官的真正意義,只是離開了日本,並沒有真正選擇死亡。他透過電話暗中幫助糸鋸調查立見馬戲團團長立見七百人的謀殺案,建議他去搜查阿庫羅的房間。作為案件的負責檢察官,冥指導了現場的搜查,但之後她發現這次搜查無意間導致了她的敗訴而非常惱火。不過當時成步堂和冥都不知道御劍的參與。審判之後,御劍還讓糸鋸盡量別對阿庫羅太嚴厲。

性格[]

御劍沉著冷靜、思維縝密,但由於他表現出的冷淡無情,常被視為自負。他在某種程度上有些缺乏社交技巧,這使他在別人面前經常感到不安和尷尬。事實上,他從小就被教導要瞪著看他的人並下意識地恐嚇他們。他也會在讀某些名字時鬧出笑話,比如把英都製片廠的吉祥物「髮髻猴殿下」稱為「髮髻猴小弟」,把「心靈枷鎖」稱為「精靈枷鎖」,儘管身邊的人多次試圖糾正他,他依舊把機器人「朋可」稱為「潘可」。御劍不喜歡成為眾人注視的焦點,經常試圖將自己的成就歸功於其他人或環境,他也認為獎項或獎盃毫無意義。他討厭暴露自己的弱點,陷入麻煩時也不願意別人插手他的事。

雖然他一般不願意承認,但他很關心他的朋友,會盡力幫助他們。儘管他經常堅持認為糸鋸和美雲對他來說只不過是麻煩,但實際上他們的確組成了一個強大的團隊,他也非常讚賞和尊重他們的存在和幫助。儘管如此,他不怎麼會意識到他的態度很無情。

DL-6號事件讓他對地震和電梯感到恐懼,也不斷遭受它夢魘般的折磨,認為自己可能是殺父兇手的想法困擾了他15年之久。然而在事件徹底解決後,儘管不再做惡夢,但御劍對地震和電梯的恐懼依然存在。對於地震或類似事件,例如氣流顛簸等,他會有不受主觀意識控制的、強烈的反應,例如呼吸急促、抽泣、蜷縮起來,甚至暈倒等。

搜索與法庭的哲學[]

在法庭上,御劍通常會精確地安排整場審判以確保他的勝利。正因為如此,他很容易被任何在他計劃之外的事情激怒。特別是他總是盡力堅持標準的法庭程序,讓證人陳述他們的姓名和職業,然而他經常在這個步驟中遇到很大困難,因為在他負責的案件中經常有相當古怪的人物被稱為證人。歸根究底,御劍的工作方法與成步堂的截然不同,因為御劍更注重冷靜地運用邏輯,從事實與證據中自然地得出讓不法的嫌疑人接受的合法下場。

在與成步堂在法庭相遇之前,御劍擁有著完美的不敗紀錄。沿襲了導師狩魔豪的風格,他在法庭上的戰術毫不留情,為了保持這項紀錄幾乎不擇手段。不過儘管如此,他仍然保有道德底線,從未故意使用過偽造的證據。他之所以對被告毫不留情,是因為他明確說自己不可能知道被告是否真的有罪。他鄙視罪犯,所以讓每個被告都被判有罪,是他保證他遇到的罪犯得到應得的懲罰的唯一方法。最終他還是逐漸在不自覺間被他對勝訴的自私慾望所驅使。

御劍與成步堂的再次相遇徹底改變了他,動搖了他心中對檢察官這一職業意義的認識。御劍逐漸意識到,真相遠比他的不敗紀錄重要。在調查走私集團和與檢事審議會對峙的過程中,御劍的觀點發生了進一步的變化。他意識到真相比法律更重要,如果法律能阻止真相大白於世,那麼法律將不得不做出改變。由於身邊夥伴們的影響,御劍形成了強烈的是非意識。

不過,御劍尋求真相的決心使他很難停下腳步。有一次他為了讓一名證人作證,冷酷無情地揭露了她的不願提起的過去。他也成了成步堂一個重要的搭檔,在成步堂最黑暗、最脆弱的時刻向他發起挑戰,並同意在成步堂無能為力時替他接手案件。御劍甚至加入了對控方證人的盤問,與辯護律師合作,從證人那裡窺探真相。成步堂在絕望處境中的大膽行為也使御劍獲得了靈感。

名字[]

  • 他的日文姓氏「御劍」(Misturugi)含有漢字「劍」,這也許暗示著御劍信和御劍憐侍有著敏銳的頭腦與尖銳的洞察力。
  • 他的日文名字「憐侍」(Reiji),源自於漢字中聰敏的意思。
  • 他的英文名字 "Miles" 源自於士兵一詞的拉丁文,可能暗指御劍莊重嚴肅的行為舉止。
  • 他的英文姓氏 "Edgeworth" 中 "edge"(刀刃)可能旨在藉鑑角色原日文姓氏「御劍」中劍的意味,暗示御劍信和御劍憐侍敏銳的頭腦與尖銳的洞察力,而 "worth"(與…相當)可能意為他們與他們各自的對手,狩魔豪與成步堂龍一旗鼓相當。
  • 他的法語名字 "Benjamin" 源自希伯來語中「我右手邊的兒子」,即我的寵兒,這可能暗示他作為檢察官所贏得的名利。 "Benjamin" 在法語中也意味著「一組人中年紀最小的一個」,可能暗示了他年輕卻又相當有經驗的檢察官身份。
  • 他的法語姓氏 "Hunter" 可能暗指作為檢察官所需的攻擊性。
  • 在巴西葡萄牙粉絲的民間本地化版本中,他的名字是 "Eduardo Spada",其中 "Eduardo" 是 "Edward" 的葡萄牙語變形,意思是「富有的侍衛」,而 "Spada" 有可能來自 "espada"(劍)。

角色設計[]

  • 御劍最初的設計是一名36歲的資深檢察官,但製作人員認為,身為競爭對手,這個設定還不夠有趣。當巧舟看到第二個版本時,他靈光乍現,並創作出了他和成步堂之間的背景故事。故事的背景旨在描繪兩個男人可以分享的那種緊密的友誼羈絆,儘管巧舟不知道這是不是粉絲們真正想要的。
  • 御劍20歲時的西裝與狩魔豪的西裝設計極為相似。他也會模仿狩魔的一些姿勢,像是抱臂、用類似的居高臨下的姿態來回擺動手指。這很可能是為了顯示這位資深檢察官對他的影響。
  • 《逆轉裁判5》中御劍的設計改了很多稿。在第一個設計中,他有長到及腰的領巾。在其他設計中,還有一稿他甚至留起了鬍子。終稿中,御劍依然保持著一如既往「優雅」的造型,挽起的袖口、馬甲、較長的風衣,以及戴上了眼鏡,這讓他看起來更像他已故的父親了。
  • 御劍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位在《逆轉》系列中玩家可控制的檢察官,同時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擁有「くれえ!」語音的檢察官。事實上,他和雷頓教授是迄今為止該系列中唯二不是辯護律師的主角。
  • 御劍是遊戲中唯一一位在審判中贏得有罪判決且並未在之後被推翻的檢察官之一,另一個是一柳弓彥。他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在面對玩家可控制的律師角色時贏得有罪判決的人。與此相關的是,御劍也是唯二在法庭上成功擊敗成步堂龍一的角色之一,另一個是王泥喜法介。
  • 在2005年,在《逆轉裁判復甦的逆轉》發布之前,在《逆轉裁判同人雜誌》中巧舟開玩笑地為御劍提出了一些非官方的背景想法,包括御劍養了一隻很大的狗,名叫Pess,項圈上有白色的領巾,御劍對它有著深厚的感情。巧舟也提出御劍會聽韓國演歌(一種起源於20世紀初的韓國流行音樂),他和駱魔每次勝訴後都會在卡拉OK唱《My Way》。他在他豪華的公寓裡有還一個老管家,以前為狩魔家工作。後來巧舟在動畫《逆轉裁判~對這個「真相」,有異議!~》的第二季第十三集中補充了御劍在小學時收養了一隻小狗的原創劇情。然而這隻小狗是一隻博美犬,與之前提到的Pess是一隻大型犬的描述不符,基於巧舟養的名叫導彈的小博美,在英文版本中直接給御劍的小狗賦予了相同的名字,而它的名字在日文版本中則沒有被註明。


參考資料[]

[1][2]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