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最初的逆转
抄本 抄本(日语)
最初的逆转
Case1art
庭审数据
日期

2016年8月3日

法庭编号

2

裁判长

(link)

辩护律师

成步堂龙一

辩护律师助理

绫里千寻 (合作律师)

检察官

亚内武文

被告

矢张政志

被害者

高日美佳

死亡时间

2016年7月31日,下午4:00。

武器/死因

使用“思考者”时钟敲击头部导致头部损伤。

判决

无罪

证人
矢张政志 (没有询问)
山野星雄 (因为真凶而被捕)
位置
被告第二候审室
证物
律师徽章
高日美佳的解剖记录
摆设品/思考者
护照
停电记录
绫里千寻
第一次上法庭就处理杀人事件,真服了了。胆量真大,你,还有你的委托人,真是大胆。

第一章:最初的逆转 是游戏逆转裁判的第一个章节。在成步堂龙一的第一个案件中,必须为自己的儿时好友矢张政志进行辩护,而后者被指控谋杀了他的前女友高日美佳。成步堂龙一、绫里千寻、矢张政志、亚内武文山野星雄以及在逆转裁判系列中最常出现的法官都在本章首次亮相。此外,虽然玩家已经拥有威慑证人证词的能力,但这个功能直到下一章节之前都没有被正式介绍,因此在本章节中无需使用威慑来推进剧情。

即使在所有逆转裁判游戏系列的所有入门“教程”章节中,最初的逆转也显得相对简单。本章节是全系列中最短的一个章节,仅由一场庭审组成。

Sahwitweapon2

山野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一个小小的“思考者”雕像滴满着鲜血,一名年轻女子躺在木地板上,他头上的血液汇集在他的头边。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开始害怕,他不想因为谋杀而被投入牢狱。突然,当他想起早些时候有人离开时,那个男人开始假笑起来,并决定将谋杀罪栽赃到他的头上。

庭审编辑

上午 9:47

成步堂龙一对他第一次作为一名辩护律师站在法庭上的前景感到很紧张,特别是因为这次庭审的案件是一宗谋杀案,但他的导师绫里千寻很快给了他一些精神上的支持,以及一份被害者尸检报告的复印件。成步堂向千寻解释说他欠了这位委托人一个人情,这也是让成步堂决心要成为律师的因素之一。与此同时,成步堂先是听到,然后见到了惊慌失措的矢张政志——成步堂从小学以来的好朋友,而现在则是他的第一位委托人。成步堂尝试平复矢张的情绪,但矢张看起来更担心失去高日美加——本案的被害者,也曾经是矢张的女朋友——之后的人生而不是他自己的判决。

上午 10:00

在法庭上,检察官亚内武文和成步堂都向裁判长致了辞,然后裁判长就案件的基本情况对这位新人律师做了测试,以确定他是否已经准备好为委托人辩护。裁判长要求亚内提交凶器为证物:一件小型的“思考者”雕塑。矢张接着站上了证人席。亚内告诉矢张他被高日甩了,遭到矢张愤怒的否认,矢张相信,他和被害人注定要在一起,然而他也承认被害没有接他的电话也拒绝来见他。

亚内企图煽动矢张自证犯罪动机,他透露称高日和“一个人”刚从海外归国。他向法庭提交了高日的护照,解释称在谋杀案发生当天以前她一直在纽约。他进一步披露出高日跟许多给她送钱送礼,支持她生活方式的“干爹”保持着联系。亚内的计划起了作用,矢张大呼高日“瞧不起人”,还说要到天国去跟她问清楚。

Sahwitmemory

矢张离开了高日的家,山野在一旁等着。

检方接着传唤山野星雄至证人席,这是个阿谀奉承的报纸销售员。山野作证称他在下午2:00看到矢张迅速离开了高日的公寓。因感觉可疑,他就前去调查,却发现了高日的尸体。随后,他离开公寓,通过公用电话报了警。裁判长问山野为什么不用被害人的电话,亚内解释称当时停电了5小时,所以山野没办法这么做。

Sahwitmemory2

山野证词中的场景。

在随即开始的询问中,成步堂指出解剖记录上的死亡时间为下午4:00,因此山野不可能在下午2:00发现高日的尸体。虽然亚内提出异议,认为山野只是忘记了时间,但是裁判长对此表示怀疑;山野在证词中十分确定死亡的时间,因此裁判长询问山野为什么会这样。

山野称他从电视里听到了报时,成步堂则指出当时发生了停电,电视不可能在运作。山野又称他从高日公寓里的时钟上看到了时间,这个钟也是本案的凶器。成步堂再次提出了异议;先前提交为证物的凶器是个雕塑,不是个钟。

然而,亚内揭示出“思考者”雕塑其实也是个时钟,雕塑的脖子是个开关,按下去就会报时。成步堂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主张;因为除非用手拿过它,山野不可能知道雕塑作为时钟的功能。成步堂说明山野会认为时间是下午2:00,是因为山野就是真凶。在他谋杀高日时,时钟报时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山野因成步堂破坏了他的证词而生起气来,开始在证人席上豹变,抛弃了谄媚的态度并怒气冲冲地把假发扔到了成步堂的脸上。愤怒的山野主张成步堂没有证据支持他的宣称,对此,成步堂在法庭上拧动了思考着;报出的时间与当前时间差了两个小时,正好与山野证词中的差异一致。山野又辩称除非能证明谋杀案当天时钟报时也差了两个小时,否则这就是没有意义的。虽然成步堂短暂地为这似乎无法证明的主张感到惊慌失措,但是在千寻的支援下,成步堂意识到自己已经掌握了所需的证物,他提交了最后的证物——高日前往纽约旅游的护照。被设置为纽约当地时间的时钟拥有14个小时的时差;高日旅行时带上了时钟,却在回国时忘记把时间调回来。山野终于被击败了,他在证人席上大力喘气,口吐白沫,然后倒在地上。山野很快被逮捕了,矢张获得了清白。

Whathappened1

被害人突然回家发现了山野。

原来,山野是个以报纸销售员为伪装,观察住户离开家的时间的入室窃贼,他计划在高日前往纽约旅游时进入她的公寓盗窃。他到达公寓时发现矢张正好离开公寓,于是他决定在有人回来前赶快偷走贵重物品。然而,高日就在这时回来了,困住了公寓里的他。他十分恐惧,拿起了身边最近的物体——“思考者”时钟,并用它击打了高日的头,杀死了她。时钟报出了时间:“我想,应该是1点整”,同时高日因脑部损伤而死。

结果编辑

下午 2:32

审判后,千寻祝贺成步堂获得胜利。矢张再次歇斯底里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这次他认为高日根本不关心他。成步堂接着向他出示了“思考者”时钟;高日不可能带着这么笨重的时钟去旅行,除非它有某种特殊的意义。矢张送给千寻另一个“思考者”时钟;为了纪念他和高日的关系,他制作了两个时钟。千寻随后邀请成步堂共进晚餐,以庆祝矢张获得了无罪判决。她还让成步堂下次告诉她矢张是如何影响成步堂,让成步堂当上律师的。矢张随后连呼“有朋友真好啊”,但成步堂预感除了矢张送给千寻的时钟外,自己拿不到一点委托费。

成步堂没有意识到,千寻得到的时钟马上就会成为另一起事件的中心,他对千寻“谈论有关我和矢张的事”的承诺也永远无法实现。

开发编辑

在 逆转裁判早期的草案中逆转姐妹曾经是游戏的第一章。然而角色设计和身份上的巨大改动,尤其是主角的前辈助手,检察官亚内武文御剑怜侍,令该案件需要进行大幅度的修改。因此在该章节之前又新加入了一个章节,即现在的最初的逆转。

美版文化参考编辑

  • 在描述和被害人的关系时,矢张说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安东尼和克里奥佩托拉一样,对此,成步堂认为“他们不都死了吗?”罗密欧和朱丽叶安东尼与克丽奥佩托拉皆为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所作悲剧。
  • 在被问到为什么时钟的时间慢了时,如果出示了护照以外的证据,裁判长就会质疑成步堂,然后成步堂会想:“D'oh!不是这个!”“D'oh!”是美国的长期动画情景剧辛普森之家中虚构角色霍默·辛普森在自己遇到坏事时的口头禅。
  • 当千寻问矢张是否相信高日不关心他时,矢张会说"Ex-squeeze me"而非"excuse me"。"Exsqueeze me"和"baking powder"分别用来替代"excuse me"和"beg your pardon",这一用法来自Wayne's World电影系列中的虚构角色Wayne Campbell。

错误编辑

  • 英文版中,法官在开场时会问被害人是谁。当千寻意识到成步堂暂时把被害人名字忘了时,她会说:“看,被告的名字就列在法庭记录里。”(而非“看,被害人的名字就列在法庭记录里”)。这在逆转裁判123:成步堂精选集中被更正。

注释编辑

  • 英文版逆转裁判系列中,本案发生在太平洋时区,比法国巴黎所在的欧洲中部时间晚了9个小时。游戏外的官方消息(以及游戏的两个章节)将具体地点设置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
    • 由于日本位于单一的时间区,日文版游戏的主要地点尚不明确,只知道是在日本的某个地方。日文版中,高日美佳旅行去的是纽约,思考者则因被调成北美东部时间,比日本标准时间晚了14个小时。这里其实开发者犯了个错误:纽约像美国大部分地区一样采用夏令制,因此在八月应相差13个小时。
    • 民间巴西葡语化版中[1],主要地点改成了圣保罗,一个拥有相当大的日本社区的巴西城市;为了保持章节中的时间差矛盾,时钟的时间早了8个半小时,同时被害人旅游去的是印度的孟买
  • 这个案件是整个系列中,少数在开场动画中清楚地展示了凶手犯案的案件中的一个(其他的是逆转姐妹逆转的来访者逆转的百鬼夜行逆转的异国人)。
  • 这个案件是只用询问一个证人的三个案件中的一个,另外两个是逆转的来访者和非标准的逆转剧场:王泥喜法介篇.
  • 在山野大口喘气并昏倒之后,裁判长询问亚内山野的状况如何。这时裁判长将山野称为亚内的“委托人”,实际上这是用来称呼律师的证人的正确术语。不过,在“逆转裁判123:成步堂精选集”中,此处被更改为亚内的“证人”,大概是某位玩家误会了,将此处当成了错误。

其它语言标题编辑

  • 日文 - 初めての逆転 (Hajimete no Gyakuten;直译:"最初的逆转")
  • 英文 - The First Turnabout (直译:"最初的逆转")
  • 法文 - La première volte-face (直译:"最初的逆转")
  • 德文 - Der erste Wandel (直译:"最初的改变")
  • 西班牙文 - El primer caso (直译:"最初的案件")
  • 意大利文 - Banco di prova (直译:"试验台")
  • 韩文 - 첫 번째 역전 (Cheot Beonjjae Yeokjeon;直译:"最初的逆转")

参考资料编辑

  1. Nossa tradução de Ace Attorney Jacutem Sabão. Retrieved on 2019-02-08.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